伴风

我就是喜欢忠犬攻X傲娇受这样的属性( •̀∀•́ )

【陵越X希宇(屠苏)】红豆(转世) 上

我只是想陵越了,结果脑洞开这么大,陵越X希宇的cp反正我是从来没看过,

本来想写个短篇的,看来还得发几回~~~~(>_<)~~~~

 ——————

相思成疾,久病难医。

 

天墉城后山的桃花开了败,败了开,一年又一年,陵越却再也没见过那个目光坚忍,性格倔强的红衣少年,印象中他明明还是个不论酷暑炎夏,寒冬腊月都在桃花林里刻苦练剑的,不论何时只要去桃花林就一定能找到的小孩,转眼,长大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

身边的人也都一个个离开了,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叫自己一声大师兄了。

满头银丝的陵越孤身一人的走过桃花林,永远的消失在一片绯红之中。

 

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玉央亲手把陵越葬在了桃花林。

 

时间荏苒,白驹过隙,几万年竟如弹指一挥间。

 

陵越站在高楼上,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,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的魂魄竟附在一棵桃木上,历任天墉城掌门皆能成仙,当初玉央把他放入专为掌门建造的由千年寒冰制成的棺中,葬于桃花林内,哪成想因陵越执念太重,再加上千年寒冰的灵力,使陵越的魂魄久久进不了轮回,见证了几万年里世间的巨变。

陵越死后不久,晴雪终于在天涯海角找到屠苏的一魂一魄,为了把屠苏的魂魄送入轮回,晴雪以自己的性命换之,可因硬把屠苏的魂魄塞入轮回,扰乱了天地秩序,上天便派仙人下凡处理此事,谁知仙人动了凡心,竟与凡人女子相恋,惹怒了众天神,为了惩罚他们,让女子永世不得轮回,仙人悲痛欲绝,一念成魔,神魔之战,一触即发,整个世界生灵涂炭,几欲覆灭,六界即将崩塌之时,神魔终于放下恩怨,联手以仙身魔体来补六界之缺口,世界宛若新生,却再无神仙,妖魔。

千年寒冰就是在世界新生的时候破裂,陵越的魂魄因为无所依附,便以桃木为生,其实陵越也不知道自己如今算什么,既不是人,也不是妖,不老不死,他只是以桃木为肉身的魂魄罢了,陵越再醒来,发现新世界灵力极度缺乏,所以当今世上人们练武,只能学其形,不能吸取天地之精华,故无法修仙。

当年阴错阳差,屠苏的魂魄在轮回中得以保全,天下之大,陵越再也没有天下,责任,他只是一缕因执念而存在的孤魂。

他的执念。

“屠苏。”喃喃的念道。

 

这几万年间,他一直在寻找屠苏的转世,屠苏因为魂魄不完整,每次转世身体都会有缺陷,并且都会夭折,从没活过二十岁,往往陵越找到他,还陪不了他几年,就要面对生离死别。

每一次,看着屠苏受苦,病痛缠身,自己却无能为力,屠苏离开自己,自己却无能为力,陵越恨死自己的无能了,当初不能帮他剔除煞气,现在依旧不能帮他摆脱厄运。

“叮——”陵越接起电话,“陵越,已经帮你弄好了,你去跟他的家长谈谈,哦,对了,他父亲好像不在了,你跟他的母亲好好聊聊,我觉得问题不大,他母亲这么多年一直在给他寻医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希宇,我真的很想好好保护你。

 

几天前,陵越又找到了屠苏的转世,这一世他叫姜希宇,陵越第一次见他是在医院,他正抱着腿坐在窗台上,陵越走近,他扭过头,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凌越,那怯怯的眼神告诉陵越他们之间的关系——陌生。

陵越突然想起了屠苏的上一世,那个总是笑的两眼弯弯,总是拉着他的手叫他陵越哥哥的孩子,可是直到他离开陵越也没能让他看一次医院以外的世界。

“你好,我叫陵越。”陵越自己都不知道像这样的自我介绍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。

希宇还是怯怯的看着他,没有一点反应,在他进来之前,护士告诉他说姜希宇是个傻子,是智障,脑子有病。可是陵越真正看到希宇的时候,感觉他们说的都不对,他只是生了病的屠苏而已。

陵越不想让希宇总是住在医院,也不想让他回家,这样见他一面就不容易了,便让人给他伪造了一个国际著名心理医生的身份,他要带希宇走。不管谁照顾他,即便是他的妈妈,陵越都不放心,他以心理医生要为希宇治病为由劝服希宇妈妈,希宇妈妈终于肯首,前提是希宇要愿意才行,希宇是个特别认生的孩子,一般人不要说带他走了,连接近都不让。

可对于陵越的接近,他却没有抵触,这已经很不容易了,就在这时,护士进来给希宇送药,希宇看见护士进来立刻抱紧了自己,把脸也埋到了膝盖里,整个人缩的小小的,陵越看见希宇抗拒吃药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。

“把药放下吧,我看着他吃。”希宇听见陵越要喂自己吃药,猛地把头从膝盖里抬了起来,在护士出去之后对陵越说:“希宇,没病,希宇,不吃药。”

陵越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,希宇像个小动物一样缩了一下。

陵越本身也不想让希宇吃这药,治精神病的药又怎么会治得好希宇的病呢,这药还有许多副作用。

“希宇,你不想吃今天就不吃了,好不好?”陵越微笑着说。

希宇乖巧的点了点头,竟然冲陵越笑了一下,很小很小的弧度,像是怕被别人看见一样,立刻就低下了头。

 

陵越和希宇相处了几天,希宇妈妈发现希宇对陵越很亲近,便同意了,但是每星期都要见希宇一面,希宇妈妈平时工作也很忙,很少有时间陪着希宇,对于陵越的出现,她其实是很开心。

陵越的住处在郊外,从朝阳的一面还有很大的落地窗,有透明玻璃的花房,院子里还种了许多桃树,希宇喜爱的看着四周,却在陵越回头的时候一下子把头埋了起来。

陵越看着他笑了笑,走过来,揉了揉他的头,说:“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,希宇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希宇把眼睛瞪的圆圆的,一字一顿的说:“希宇做什么都可以?”

“是啊,什么都可以,希宇可以自己转转,我去给希宇收拾东西。”

“希宇也想收拾东西。”希宇的声音小小的,好像害怕被拒绝一样。

陵越笑着拉过他的手,说:“那咱们一起。”

陵越发现每当自己放好一个东西,希宇就默默的跟在后面,把陵越放好的东西摆的更整齐,仔细的盯着那个东西,一点一点调整角度,直到自己满意,每次摆好一个东西,就会点一下头,像是在肯定自己。后来陵越干脆就闲下来了,看着希宇自己收拾,没想到小孩儿强迫症挺严重的啊,直到希宇收拾完,抬起头才发现陵越一直在盯着自己看,便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。

陵越走过来,揉了揉希宇的头,说:“做得好,希宇。”

听见陵越的话,希宇猛地抬起头,眼睛亮亮的。

“饿了吧,我去给希宇做点东西吃吧。”陵越说道。

希宇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厨房是开放式的,陵越在厨房做饭,希宇就坐在餐桌那看着陵越做饭,陵越一回头就能看见,希宇很乖巧的坐在那看着自己。

陵越做了一个糖醋鱼,一个彩椒炒肉,还有一个凉调笋丝,色香味俱全,希宇吃得很多,就是吃饭的时候眼珠滴溜溜的转,老是偷看陵越,那样子就跟以前在天墉城的时候,屠苏第一次跟师兄弟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一模一样,陵越就当没看他的小动作。

吃完饭,陵越洗完碗,发现希宇还站在厨房门口,好像在等着自己有话要说。

“怎么了,希宇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希宇想去晒太阳。”

 

陵越带着希宇到花园里找了一块有阴凉的树下的位置,这会正是中午,陵越怕晒到希宇,树下的位置,阳光也能透过树叶的间隙,稀稀落落的洒下来,两个人都坐在草坪上,希宇刚坐了没一会就困了,眼睛一眨一眨的都睁不开了。

陵越把腿放好,拍拍自己的大腿,对希宇说:“躺这吧。”

希宇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陵越,想了一会,好像下了好大决心似得,轻轻地把头放在了陵越的腿上,很轻很轻,轻的陵越都感受不到,希宇很紧张导致整个身体都很僵硬,陵越看他这个姿势比刚才坐着还累呢,便把手放在希宇的头上轻轻地梳理着希宇的头发,陵越把手放在希宇头上,让希宇的脖子一下就使不上力了,一下子头的重量就全落在了陵越的腿上,从陵越的角度看见希宇害羞的紧紧闭着眼睛,但嘴角却是不停的往上翘。

陵越把希宇的头发都拨到一边,说:“希宇该剪头发了。”

希宇听见陵越的话,猛地从陵越的腿上起来,陵越刚拨到一边的头就又有点遮眼了。

“希宇不喜欢剪头发。”边说边摸着地上的小草,不敢看陵越的眼睛。

“可是,希宇的头发太长了,都有点遮眼了。”陵越想了想,突然说:“要不,我给你剪,行吗?”

希宇看着陵越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 

晚上,希宇洗的香香的,穿着白色的睡衣,跟个小天使似的,陵越给他吹头发,希宇眯着眼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,陵越看着他这可爱的样子,也不禁被逗笑了,吹完头发,就是约定好的剪头发时间。

陵越给希宇围了一块布,希宇乖乖坐好,这回换陵越紧张了,他还从来没有给人剪过头发呢,陵越只是把长的的部分修修,不敢改变希宇的发型,陵越想起,屠苏小时候不会绾发,也是这么乖乖坐着,让陵越绾发。

剪完头发,陵越看着希宇乖乖喝完牛奶,揉了揉他的头发,说:“希宇真棒,早点睡吧,好吗?”

希宇点了点头,陵越起身想走,希宇却拉住陵越衣角,低着头也不敢看陵越,说:“晚安。”

陵越又揉了揉希宇的头,说:“晚安,希宇。”

晚安,希宇。

晚安,屠苏。

评论(8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