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风

我就是喜欢忠犬攻X傲娇受这样的属性( •̀∀•́ )

快要手抽筋了,明知道很幼稚,就是停不下来😂

【阿霆X小老板】成风不遇 C13

真的是好久没更新了,我对不起大家,最近真是忙的要起飞了,我今后一定会努力的o( ̄▽ ̄)d,我之所以在这么忙的日子里还是发了这篇文,就是想勾搭点喜欢霆峰的小伙伴,以后能一起看个演唱会啥的,所以快来勾搭我吧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13

直到再也没办法逃避,我大概就会好好的面对你了。

 

项允超看见阿霆从左手边抽出一瓶酒,然后又抬起手,从顶层拿下两个高脚杯,他抬手的时候,白衬衣被拉伸的有些紧绷,完全可以想象衬衣底下阿霆身体漂亮的线条,这么简单的动作也能让阿霆做的那么魅力十足,只能说阿霆这个人本身就太。。。讨厌了!

阿霆把酒倒到两个杯子里,自己拿着一个杯子,然后把另一个杯子递给了项允超,两个人面对面倚着酒柜,项允超对着有些昏暗的灯光晃了晃酒杯,然后把杯子压到了自己的唇上,就在项允超把第一口酒送入口中的时候,他听见阿霆叫他。

“允超。”

他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,仿佛看出了项允超的迟疑,阿霆又叫了一声。

“允超。”声音低低的,很温柔。

不管这时喝的是什么琼浆玉露,项允超都品味不到了,全都伴着那声“允超”滋味复杂的下了肚,再次见到之后,阿霆从来也没叫过自己“允超”,偏偏在这时叫出来了,真是完全不按套数出牌。

项允超感觉自己真实完全受不了自己了,自己现在好像完全被阿霆左右了。

生气,愉悦,失落,因为阿霆简单的几句话分分钟就转变,哪怕是现在突然非常刻意生硬的叫自己“允超”,自己都无法抗拒,最糟糕的是,项允超能感觉到阿霆也发现这一点了,并且已经开始合理利用了。

真是该死,自己这是怎么了?

阿霆好像很满意项允超的反应,微微低头温柔的笑了笑,看着项允超说:“之前我本来不想把你牵扯进来,既然你那么坚定,我倒突然觉得你最合适不过了,你说呢?”

明明知道他说的是合作的事,项允超却突然因为那句“你最合适不过”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。

阿霆看项允超不说话,对他的态度有点琢磨不透,于是说道:“我承认之前我做的是有不妥,你找Irene姐对付结果也不过是两败俱伤,最好的方法就是我们合作。。。”

“你刚才为什么笑?”项允超突然打断阿霆说,项允超现在脑子里根本听不见阿霆后来乱七八糟的说了什么。

“啊?”阿霆被问得一愣,正努力回想自己什么时候笑了。

“算了。”看着阿霆一脸茫然的样子,项允超就又没有问下去的欲望了。

项允超起身,向门口走去,走了几步,回头看阿霆还愣在那,不禁皱着眉头催促道:“不走吗?”

阿霆看着项允超无奈的笑笑,还真是喜怒无常啊,而自己此时能做的竟然只有追上他的步伐,跟上他的喜怒无常,项允超还真就有这种魔力,让在别人身上不合理的东西在他身上合理化。

阿霆自觉走到了项允超的前面给他带路,直到这会项允超才感觉自己的心跳平复了下来,他看着走在前面的阿霆,正好因为服务员的经过微微侧身,灯光打下来,项允超看见他长长的睫毛遮住他的眼睑,心跳就突然又不受控制了。

项允超愣愣的站在那,他突然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。

项允超恋爱了。

【阿霆X小老板】成风不遇 C12

C12

阿霆真想不到那次两个人生气之后,再次见到项允超会是在这样的情景下。

他想到项允超不开心肯定也不会让自己好过,但没他会直接“捅”自己一刀,他接到下面的人电话,说大事不好,Irene直接带人来了,好像要直接插手那块地的事,平常有人闹事砸场子什么下面的人都能处理,可Irene姐终究是社团前辈,虽然背地相互都没少捅刀子,但是面子上大家谁都没撕破,她光明正大的来了,没人敢明目张胆动她,只能赶紧把阿霆叫回来,让他周旋。并且虽然那块地是阿霆打下来的,但毕竟都是社团的财产,一般大家都是互不干涉,但如果Irene姐一定要插一脚的话,从道义上说不过去,但实际上也不是不可以。

阿霆到的时候,Irene姐正在喝酒,里里外外带的人都快把自己这儿给占了,结果他进去之后,发现跟Irene姐喝酒的不是别人,就是项允超。

阿霆本来心里还奇怪呢,虽然平时私下不和,但是面子上的大家还是做足了的,这次撕破脸皮Irene姐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来的,这下就合理了,项允超有钱,而Irene姐有人。

阿霆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两个人好像聊得很投机的样子,尤其是Irene姐,笑的很开心,完全都没注意到阿霆来,一时间阿霆在俩人中间竟然还插不上话了,阿霆只能自己“识趣”的在Irene姐旁边坐下,直到阿霆坐下,Irene姐才发现阿霆来了,项允超更是过分,看都不看阿霆一眼。

Irene姐坐在中间正要跟项允超介绍,被项允超打断,项允超一只手拿着酒杯,看着阿霆笑笑,道:“我们认识的,对吧?”

这是项允超今天晚上第一次正眼看阿霆,阿霆也毫不躲避的看着项允超,可能是喝了点酒的原因,眼神看着湿漉漉的,在灯光映照下好像反着星光似的,亮亮的,也没有打领带,衬衣的扣子随意的解开了两颗,难怪Irene姐那么喜欢项允超,谁不喜欢呢?

“是的,我们见过面。”阿霆并不理会项允超语气中的不善,对着Irene姐答道。

项允超觉得自己每次对着阿霆都像是拳头打在棉花里,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。

“对了,酒窖里我藏了几瓶好酒,不如项总跟我去选一选,贵客光临,我怎么也要把最好的拿出来,不是?”

这话说的很客气,Irene姐也知道本来带着这么多人来阿霆的地盘,就已经很不给阿霆面子了,阿霆没有翻脸还以礼相待,自己也不能做的太绝。

可是项允超就像没听见一样,专注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,她一时弄能不请项允超的想法,可阿霆好像非要让项允超去不可的样子,没办法Irene姐只能开口说道:“项总,跟阿霆去看看吧,阿霆这可是藏了不少好酒,平常根本不让别人看的。”

Irene姐都说话了,项允超总不能驳了她的面子,于是就跟阿霆去了酒窖,今天来的这个酒吧,比之前跟董翔去的那个,要私密,舒服。如果说那个酒吧是去玩的,这个酒吧可能只是给想喝酒的人提供个地方,装修也偏向欧式复古风,人不少,却很安静。

阿霆走在前面,项允超就跟在他的后面,两个人也不说话,一直到酒窖,阿霆也是专心找酒,好像并没有跟项允超说话的意思,他不问,项允超倒乐得自在,倚在那看着阿霆一排一排的找酒,在酒窖发黄的灯光下,阿霆锋利的轮廓都被软化了,真是让人有接吻的欲望。

“这里我真的一般不让别人进来的,你可以看看。”感受到了项允超的目光,阿霆扭过来说道。

项允超听了他的话挑了挑眉,却依旧倚在那,一动不动。

阿霆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认真的看着项允超,说:“能不能不要玩了。”

项允超当然明白他说的不只是指今晚针对阿霆的种种举动,更是自己联合Irene姐对那块地的干涉。

项允超也一改今晚的玩世不恭,认真的说:“玩?你也把我想的太幼稚了,这块地不管用什么办法,我一定会得到,它只能是我项允超的,当然最好是我们合作。”

顿了一下,项允超笑着又继续说道:“难道你不想坐馆吗?”

 

直到这一刻阿霆才觉得他不再是原来那个小项总了,也是,自己早就面目全非了,又凭什么要求别人一成不变。

【阿霆X小老板】成风不遇 C11

C11

阿霆开车,项允超坐在副驾驶,开车的间隙,阿霆一直在看项允超,项允超一上车就一直倚着车窗看着窗外,好像并没有要跟他说话的意思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个子倒是长高了不少,但是怎么感觉更瘦了。

到了面馆门口,项允超却突然说不想吃了,说着就要回车里,被阿霆硬是拽着手腕给拖了进面馆,拉着项允超的手腕的那一刻,阿霆才发现他不仅是看着瘦了,是真的瘦了,一定经常像这样不好好吃饭。

项允超坐在那,等着阿霆去点面,他看着周围,还是之前阿霆带自己来过的那个面馆,一点变化也没有,连两个人坐的位置都是之前坐的那个位置,唯一变化的可能就是他们自己。

面上来之后,项允超还是坐在那左顾右看,没有一点要吃的意思,其实刚才项允超是挺饿的,这回饿过劲了,真的不想吃东西了。

阿霆看项允超真的不动筷,无奈的叹了口气,把项允超的面端过来,一面把上面的酱料拌匀,一面对项允超说:“别任性了,快吃面。”拌好面,把自己碗里的肉也夹到项允超的碗里,然后把碗放到了他跟前。

项允超看着自己的碗,又看看阿霆,他已经开始埋头吃起来,明明都记得嘛。

感觉到项允超的目光,阿霆抬起了头。

“如果你不是精神分裂,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。”项允超说。

“我以为你不想认识我的。”阿霆说完,就看见项允超皱起了眉头,显然对这个敷衍的理由很不满。

“你先完吃面再说,要不一会就坨了。”阿霆说完之后看项允超完全不为所动,直直的盯着他,看来是糊弄不过去了。

最终妥协道:“我告诉你,你把面吃了。”

项允超听见挑了挑眉,说: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阿霆低着头拌了拌面,然后抬起头看着项允超说:“你不要想那块地了,我不会卖给你的。”

项允超当然明白,虽然那块地写的事董翔的名字,但实际上卖给谁,阿霆的意见同等重要,甚至比董翔的还重要,所以他即便今天对阿霆有不满,也跟阿霆来了,但他从没想过阿霆就这样一点面子都不给他,如果阿霆有需要找他帮忙,他做不到万死不辞,但至少也没办法这么直接的拒绝他,难怪今天一直感觉没机会谈那块地的事,原来是阿霆故意的。

“为什么?”项允超冷着脸问。

阿霆把筷子放到了他手里,说:“先吃面吧。”

项允超一下子把筷子拍到了桌子上,起身就要走,阿霆赶紧拉住他,无奈的说:“你怎么这么不听话。”

项允超看了看阿霆,甩开了他的手,一字一句的说:“你以为你是谁啊,我项允超凭什么,要听你的。”

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看着项允超的背影,阿霆也没有去追,他知道项允超这次是真的生气了,而自己不管现在追上去说什么,只会让他更生气。

【阿霆X小老板】成风不遇 C10

C10

董翔看见项允超愣愣的看着阿霆,两个人的气场也是有点奇妙,不禁问道:“你们认识?”

还没等项允超说话,阿霆就很自然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项允超上下扫了扫阿霆,冷冷的笑了笑,真是——无语,如果此时在动漫里,项允超的额头上肯定有好几个“#”。

说真的项允超觉得阿霆不应该忘了自己,毕竟接触了好几天,也说过那么多话,多少也该有点记忆,就像他还记得阿霆一样,并且他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平淡到转眼即忘的人,如果换一个人他一定觉得那人在装,但如果那个人是阿霆他还真没什么什么把握。

“今天是单身派对,新来了一帮美女在舞池跳舞,要不咱们也去热闹热闹。”阿霆提议道。

董翔听了自然是双手赞同,简直都迫不及待了,本来项允超还准备灌他几杯之后再趁机谈点事情,这下都没机会了。

不仅把自己忘了,还坏自己的好事,项允超在心里把阿霆的罪状又加了一笔。

项允超坐在吧台边上,刚才董翔叫了自己好几次,让他一起去舞池里玩都被他婉言拒绝了,本来下了飞机就累,也没来得及吃什么东西,刚才又喝了几杯,这会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听着这震耳欲聋的音乐,项允超觉得自己的头都要裂开了,尤其是看见阿霆若无其事的跟别人谈笑风生,好像丝毫感觉不到的不满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。

从小到大他不管是因为他的身份还是他的外貌,总之他走到哪都是焦点,从没被人这么忽视过,即便是现在,周围也有许多男男女女在关注着项允超,只是因为项允超浑身散发的低气压没人敢来打扰,可唯独阿霆看都不看他一眼,他好像一直对项允超都没什么关心,每次遇到阿霆,项允超都觉得很有挫败感。

就在这时,有一个长得很帅的男孩子坐到项允超的旁边,朝他搭讪:“怎么,不开心吗?”

项允超扭头看了看他,不知道是因为灯光昏暗的原因,还是因为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阿霆,这么看眉眼倒有几分像阿霆,项允超愣了一下,突然就笑了出来,阿霆记得自己又怎样,忘了自己又怎样,反正他都是项允超,不会因此而有丝毫改变,他承认自己确实是对阿霆有好感,但也只是有好感而已,为了他而苦恼?

呵呵。项允超很忙的。

搭讪的男孩本来就是试试,以为肯定会碰壁,谁知道相反很顺利,直到他带着项允超从club里出来的时候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,这也太顺利了吧,自己准备的招数都没用上。

项允超是喝的有点晕晕的,但还不至于醉,他看这个男孩还算顺眼,并且他需要一个合理的能脱身的理由,他的司机就在马路对面等着呢,他本来准备一出来就把他甩了,赶紧回酒店好好休息,谁知道刚出门口就被拦下了,拦住他的不是别人,正是阿霆。

男孩识趣的自己走了,凌晨的街道,这里又有点偏,突然就只剩他们两个人了,项允超看见路灯把阿霆的影子拉的好长,而自己就站在他的影子里。

阿霆打破了这片宁静,笑着说:“要不要我请你吃面?”

项允超也看着他笑了笑,说:“你都有钱有势了,怎么还请我吃面,都不请我吃点好的。”

话虽这么说,最终项允超还是上了阿霆的车,去吃面!


【阿霆X小老板】成风不遇 C9

C9

 对的人是永远不会错过的,命运总有一万种方法让他们再次相遇。

三年能改变什么呢,跟一生比起来 这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却足以让一个少年长大,足以让穿着白衬衣的小项总变成也能独当一面的小老板,也可以让当年只是身上纹着龙的阿霆真的变成人中龙。

“走吧,阿祥。”阿霆对站在旁边等他的阿祥说。

“你才刚来,再呆一会吧,要不我回避一下。”一边说着阿祥就向外走去。

阿霆看着墓碑上的照片,还是妈妈年轻的时候,还没有因为自己饱经风霜,奔波劳累,像所有的少女一样美丽的像鲜花一样。以前阿霆每天都心无旁骛的用工学习,不曾有一天懈怠过,为的就是不让妈妈失望,可是现在呢,他的妈妈一定想不到,他辛辛苦苦培养的儿子会成为黑社会老大,阿霆最后还是跟阿祥一起走了,没有多待。

哪怕这条路是错的,他也要一路走到黑。

“阿霆,最近总有人闹事,最近南边不是要开发吗,那块破地一下值钱了,好多人都好像有点想法。”阿栋一边看着阿霆吃面,一面跟阿霆说道。

“等我吃完面,咱们去看看,这一阵咱们都多盯着点那块地。”阿霆等嘴里的面咽下去说道。

三年了,阿栋也是真的奇怪,即便是这家面真的好吃,照阿霆这每天肯定有一顿来这吃面的频率也该吃腻了。不过自从陈母去世之后,阿霆确实变了很多,好像一把宝刀被开了刃,锋芒毕露,虽然阿霆对他们一如当初,但是无形中阿霆就成了他们之中的主心骨,他们发自内心佩服敬重他,就像南边那块破地,之前根本没人愿意占,阿霆却一定要花费好大精力把它弄过来,当时他们还觉得不值,现在都不知道翻几番了。

 

“小项总,我调查过了,股东都对香港的项目很感兴趣,三分之二的股东都认为项总太过保守,只要这个项目咱们能够做好,您的威信估计会大大提升,不过那块地皮是个问题,涉及到了好多方面的人。”

项允超一边看着相关材料,一边听着助理给自己汇报。

“不管怎样,我志在必得,你准备一下,我要亲自去香港。”项允超对助理说。

香港,想到香港不禁就会想到之前在香港发生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,和那段不了了之的关系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,连项允超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耿耿于怀,不过无所谓了,这次自己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凯旋而归。

项允超下了飞机都没有眯一会就约了人去谈那块地,这块地其实就是一个败家子接了公司在卖地补窟窿,他是急着出手,这不是问题,但是这块地麻烦就麻烦在,黑势力一直控制着,如果自己要开发,势必会损害他们的利益,他们可是难缠。

今天晚上项允超先约了那个败家子,先从他下手,项允超想跟他谈正事,他竟然约在了一个club里,不过对方没脑子对自己是一件好事。

败家子叫董翔,吃喝嫖赌抽就没有他不玩的,并且男女通吃,他看见项允超的一瞬间眼睛就亮了,确实项允超这几年长得更漂亮了,褪去了婴儿肥整个人都变得更精致了。

不过碍于项允超的身份,他并不敢下手,项允超之前就调查过他,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对自己没动好心思,看在之后一段时间还有用到他的份上,就装作没看见。

董翔左拥右抱的吞云吐雾,玩的倒是开心,项允超好几次想谈正事,都被他给把话题岔开了,看来他也不是笨到极点嘛,项允超心想。

突然有个人进来跟他耳语了几句,然后董翔对项允超说:“这的老大过来了,你们见见。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就有人开门进来了,项允超看见进来的人之后,都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。

他看整个香港都没什么变化,唯独你个陈霆变化如此之大。


再停更几天,我也要开学了,你们打我吧😖


【阿霆X小老板】成风不遇 C8

我回来了,真的是好长时间了,忘了的话就回顾一下吧

不过这章是过渡章,下章终于要进正文了\(^o^)/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8

“小项总,回台湾的飞机该登机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进登机口的时候项允超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,人来人往的机场,没有那个人。

项允超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期待,为什么会期待,百分之九十九他都不会来,却还是忍不住再回头看一眼,项允超随即笑了笑,他来了又怎样,即便阿霆来了,也不过是两个陌生人,然后不再留恋的进了登机口。

今天早上项允超起来的时候阿霆已经走了,只留了一张字条——我走了。

拿着那张字条的时候项允超都笑了,笑他自己,连句再见都没有,只是——我走了。真的只是走了,仿佛他们之间和陌生人无二,好潇洒啊。项允超一直以为在他们的关系中他处于优势地位,即使要划清界限也该是由他来做,阿霆没理由推开他,应该说还没有谁主动推开过项允超,即便他只是“小项总”,也是个很有价值的“小项总”,不是吗?

他第一次这么质疑自己。

项允超又看了看那张字条,字写得倒是很漂亮,然后把那张字条扔进了垃圾桶,就像他们之间这段莫名其妙的关系。

 

 

“阿霆,你可算来了,昨天给你打电话也不接。”阿祥迎过来说道。

“我妈情况怎么样?”阿霆急急忙忙的走到病房门口却突然停了下来,他不敢去开门,这次他的预感不太好,可能打开这扇门所需要他面对的是他从来连想也不敢想的。

阿祥吞吞吐吐地说:“昨天送过来的时候就不太好,现在已经没意识了,只要拔了管,就。。。”

“也不一定啊,医生说只要不拔管,阿霆,说不定有奇迹。”阿栋赶紧打断说道。

阿霆本来放到门把上的手一下子垂了下来,他扶着墙坐到了走廊的的椅子上。

奇迹?奇迹永远不会发生在他们这种人身上。

如果奇迹会发生当初就不会有那帮混混来闹事,就不会那么凑巧一脚踹断了阿霆妈妈的肋骨,就不会那根肋骨正好扎在肺里,就不会现在躺在重症监护室。

“谁是病人家属?”

“我是。”阿霆抬起头说。

“我跟你说一下病人的情况,她现在已经出现脑死亡了,已经没有意识了,全部靠机器在维持,一但拔了管,不出一分钟病人估计就会停止呼吸,当然即使不拔管,具体能坚持多长时间,我们也不确定,现在我们需要你来做决定,到底拔不拔管。”医生温柔平和的声音却在宣布最残酷的现实。

阿霆好像在看着医生又好像没在看着,明明朝着医生的方向,却目无焦距的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病人家属!”医生稍微大了点声音叫道。

阿霆回了神,看着医生目光有了焦距,他顿了顿,然后一字一句的说:“拔管吧。”

“阿霆,我们都可以凑钱,你别放弃。”阿祥和阿栋都冲上来说道,“你要想清楚啊,阿霆。”

阿霆现在的世界特别安静,他什么也感觉不到,不管是阿祥阿栋的叫喊声,还是腿上裂开的伤口,他统统感觉不到。

“我可以见她最后一面了吗?”

 

现在发生在阿霆身上所有不可能的奇迹,以后也依旧不会发生,因为阿霆再也不期待奇迹。

【阿霆X小老板】成风不遇 C7

C7

阿霆这辈子还没住过总统套房, 今天项允超请客吃大餐,阿霆是真的饿了,吃得不少,吃完之后已经不早了,项允超让就让他住下了,当然,两间房。

不过也不能算完全意义的两间房,两间房的客厅是互通的,之前项母跟项允超住时候硬要订这样的房间,说能更好的照顾他,结果也不知道谁照顾谁。

阿霆吃得太多,口干的不行,半夜起夜喝水,喝完水听见客厅竟然有动静,他还以为进了贼呢,结果过去一看,项允超正坐在窗台上喝酒,因为阿霆受伤的原因,晚上吃饭的时候就是项允超一个人在喝,估计项允超也觉得一个人喝的没意思,也没喝多少。

客厅也没开灯,窗外的光打进来,倒也不觉得暗,项允超抱着膝盖坐在那,看着窗外,那个背影看上去真是又单薄又让人心疼。

项允超听见动静,看见阿霆走过来,冲他笑了笑,举了举杯,示意他要不要也来一杯,阿霆摇了摇头,倚在窗台边上站着,从口袋里掏出烟,点了一根,说:“还是不开心吗?”

“我今天很明显吗?”项允超没有看阿霆,低着头,手指沿着高脚杯的杯沿的轮廓来慢慢的回滑动,明显是有点醉了。

“那倒没有。”阿霆答道,吐出的烟雾模糊了两个人的视线。

“医生不让你喝酒,难道让你抽烟吗?”项允超无语的说。

“比较能止疼。”阿霆说道。

项允超笑笑,说:“我妈告诉我,我哥,我们项家的大少爷,我们家的项总,终于要继承项家的企业了。”

阿霆并不说话,只是安静的看着项允超,倒是增加了项允超倾诉的欲望。

项允超看向窗外,继续说:“从小我们家就特别宠我,相信你也能感觉出来,对我哥却是截然不同,很小就把他一个人送到国外读书,即便是假期也不轻松,还有一大堆的提升气质和内涵的课程等着他上,对他在金钱上也掐的很紧,我记得我哥为了给他女朋友买礼物还不得不去快餐店打工,这些我都没体验过,我知道这么说,别人肯定觉得我不知好歹,但是我真的觉得我的亲生父母在捧杀我,你知道吗,我小时候连手指破了,我妈都要请医生,好几天不让我上学,怕我写字的时候手指疼。”

阿霆顺着项允超的目光看向窗外,隔着一层透明玻璃,在大楼的顶层,看着车来车往繁华的街道,可以看见所有人的热闹,却始终感受不到那份热度。

阿霆知道明天一早项允超又是那个骄傲的小项总,今晚,就今晚,让他歇歇吧。

“我真的很讨厌别人叫我小项总,因为不了解的人,一定会想那项总是谁啊,我真的很羡慕,不,是嫉妒我哥,他受的那些苦,都是爸妈对他的期许,那才是继承人该有的生活,而不是像我,从一开始就没对我抱有过期望,像我这么大的时候,我哥早就进公司做事了,总不给我机会磨练,我怎么可能有资历去和我哥竞争。”

项允超说道后面有点激动,阿霆只能用手顺着他的背,让他情绪平静一点。

项允超平静一点后,说:“你呢,毕业后有什么打算,不会还要做黑社会吧?”项允超本来只是开玩笑的说,没想到阿霆真的只是笑笑没有说话,“不是吧,你那个大学挺不错的,可以找份稳定的工作。”

“稳定只是相对的,对每个人定义都不一样。”阿霆说道。

稳定是什么,以阿霆的背景只能在公司当个小职员,每天战战兢兢的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炒鱿鱼,看着上司的看脸色,要小心的不与同事交恶,回家还要听老婆抱怨生活拮据,担心她会不会离开自己,阿霆很清楚这不是他想要的稳定。

项允超继续好心的说道:“其实我可以帮你找份。。。”

“你醉了。”阿霆打断道。

项允超感觉像是被一棒子打醒了,经过这几天,他还以为他们也能算不错的朋友,其实都只是自己一味的敞开心扉,还试图和他一起讨论未来。从始至终,除了名字,阿霆从没说过其他关于自己的事。

“是,我喝醉了。”项允超笑笑。

然后晃晃悠悠的下了窗台,晃晃悠悠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阿霆能感觉到,项允超刚才有点伤心了,但是阿霆并不想去安慰,他们以后还是不要有交集的好。

 

【阿霆X小老板】成风不遇 C6

C6

“你怎么会来?”阿霆一面说一面把果汁递给项允超,刚刚拍了几张照片之后,阿霆就带项允超找了安静凉快的地方歇着去了,其实他跟班里的同学也不太熟,也没什么话说,毕竟他有不能说的秘密。

“就是有个朋友。”项允超喝了口饮料,不愿多说的样子,阿霆也就识趣的没有多问。

项允超突然用脚踢了踢印象中阿霆腿伤的地方,阿霆一下就被踢弯了腰,项允超看他这样倒是笑得开心。

“你疯了吗?!”阿霆怒道。

“前两天还一瘸一拐,今天我看你就跟没事人一样,我还以为你有超能力呢。”项允超笑着说。

阿霆今天穿着宽大的学士服,颜色也深,完全看不出受了伤,要不是看不出来,阿霆也不回来参加毕业典礼了。

项允超笑是笑却也弯下腰,检查阿霆的伤口,项允超看了看,突然发现自己也不是医生,看也没用。

“用去医院吗?”项允超问道。

阿霆一边疼的抽着气一边笑着说:“你倒是问的淡定啊,你就真不怕刚才那一下,把我腿踢坏了。”

“看你走路都没事了,我又没使劲,还能真把你踢坏。”

“大少爷,你以为谁都能跟你一样,一个小感冒都能住那么久的医院,像我们这种为生计奔波的小百姓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用来养病。”阿霆笑着说。

明明是讽刺的话,却没有一点酸味,倒是更像自嘲,但奇怪的是项允超却一点也不觉得反感,可能是阿霆在他面前从没表现的唯唯诺诺,虽然也会因为他的身份而对他恭敬,但却没有阿谀奉承或者畏手畏脚。

项允超看着阿霆说道:“说真的,感觉跟你待在一起特别舒服。”

“哇,你怎么突然说这么煽情的话,我可承受不起。”阿霆冲他挑了挑眉。

没有处在一个环境中的时候,永远也无法想象在那个环境之下的人的生活,就像项允超不能想象阿霆的苦痛,就像阿霆无法想象项允超的心酸。

明明经历着完全不同人生,却总能产生共鸣,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。

“喂,你刚才不是说来看朋友,怎么还不去,你可别说那个朋友是我啊。”阿霆提醒道。

“突然不想去了,刚才去打了个招呼,应该没事了。”项允超看了看天,不知不觉天都要黑了,又看了看身边的阿霆,夕阳下的阿霆的轮廓真好看,就像油画里的人似的。

“那你干嘛还在这呆着啊,不饿吗?”阿霆问道。

“怎么又要请我吃面吗?”项允超笑着说。

“想吃吗?”阿霆也笑着说。

项允超摇摇头,说:“今天不想吃面,今天想喝酒。”